首页 新闻快报正文

音乐节又回来了,它还是一门挣钱的生意吗?

原标题:音乐节又回来了,它还是一门挣钱的生意吗?

在户外参与音乐节,如今正成为一股潮流。日前,2020重庆长江草莓音乐节在大渡口区落下帷幕。据悉,这是草莓音乐节第二次落地大渡口区,两天时间里,共吸引了3万余人次参与。

近年来,除了草莓音乐节,还涌现了野草音乐节、麦田音乐节、迷笛音乐节等诸多品牌,票价也随之水涨船高。尤其在疫情趋缓后,音乐节更成为众多商业体、景区的引流方式,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了大众面前。

2天吸引3万余人次打卡

当知道最新的长江草莓音乐节的开幕时间后,李影立刻就决定订票,并拉上了朋友和她一同前往。“身边很多人都去了,大家都是提前订票,生怕手速慢了就没票了。”她告诉记者,当天有不少她喜欢的乐队和歌手上台表演,现场氛围不错,听得也很尽兴。“虽然门票不算便宜,但我认为是值得的。”

据了解,2019年,大渡口区与摩登天空携手,宣布长江草莓音乐节永久落户大渡口区。以这一音乐节为例,其全价单日票为380元,预售PRO单日票为520元。所谓的PRO票,除了包含门票,还有饮品、专属周边礼包以及独立休息区等一系列服务。

相比去年,今年的长江草莓音乐节邀请到了热门综艺《乐队的夏天》前三名的乐队,以及吉克隽逸、TT等34组音乐人出演。现场不仅有广大乐迷熟悉的“草莓舞台”、“爱舞台”外,还首次推出凸显本地特色的“长江舞台”,重点向大家推介川渝地区音乐人及作品。另外,在体验感上,今年还新增了“雾都重庆”周边专区体验装置艺术,乐迷可欣赏到即兴演出、重庆特色文创产品、非遗产品等。

首届重庆长江草莓音乐节吸引了3万人次参加,线上微博话题阅读量达690万次。而今年该音乐节在两天时间里,也吸引到3万余人次参与,与去年持平,人气并未因疫情受到较大的冲击。

音乐节数量增长,下沉明显

实际上,自疫情趋缓后,各种音乐节如雨后春笋涌现。仅10月,重庆就有欢乐谷犀角音乐节、重庆天地2020世界音乐节、花博会公园音乐会等活动落地,多个景区更是在国庆中秋双节期间,频频打出了音乐节牌,吸引年轻客群关注。

大麦数据显示,国庆长假期间,全国音乐节共计30余场,同比去年同期增长130%,票房预计同比去年提升113%,其中二线及以下城市的票房贡献占比超六成。

作为一项曾经颇为小众的文娱互动,音乐节最初票价不超过百元,并且规模较小。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草莓音乐节单日票价仅为80元,今年则达到了300元以上,票价翻了5倍不止。从参与人数、票价来看,知名品牌的音乐节收入可观,再加上越来越多的商业企业意识到了音乐节的吸引力,也为主办方带来了赞助收益。

《2019年音乐节市场报告》指出,音乐节正成为越来越多二三四线城市文化旅游景区打造文化品牌和吸引流量的方式,“音乐节+旅游”的模式有益于提升音乐节的整体体验,也容易打造出文旅爆款。例如,长江草莓音乐节就成为了大渡口区双晒中重要的“晒”点,受到了地方的重视和推介。

音乐节依然面临盈利考验

尽管音乐节数量迎来了“井喷”,但并非所有音乐节都能取得较高的人气,还与音乐节品牌、参与歌手号召力、所在场地等因素相关。有报道显示,音乐节市场中能够实现盈利的只有20%,大部分都处于亏损状态。

阳光媒体集团总裁邢晶曾指出,举办户外音乐节可以收获巨大社会影响力,但其行业的普遍盈利状况并不理想。其原因主要就在于毛利润低、收入来源单一、单场扩容空间小、管理难度大等四个方面。

根据公开资料,万人以下的小型音乐节,单日成本在200万元左右;而万人以上的大型音乐节,单日成本在500万元左右。除场地租金、舞台搭建、安保、人力费用外,艺人的演出费用也占据了较大的比重。部分3日及以上的音乐节,成本更高达3000万元到5000万元。参考这一标准,举行一场万人以上的两日音乐节,需要成本1000万元左右。而今年长江草莓音乐节单日门票320元到520元、参与人次3万人来看,收入仅徘徊在及格线左右。

既然大部分音乐节都不盈利,为何各地依然热衷举办这一活动?业内人士表示,目前音乐会的收入由多个板块构成,包括门票、赞助、周边、餐饮等,线上直播的兴起也为音乐节带来了多元化的收入途径。此外,音乐节可以带动周边的餐饮到住宿等消费,并且有利于区域文旅名气的打响,文化附加值较高。

据分析,随着音乐节数量的增多,未来市场或将加速洗牌,头部音乐节的市场份额和号召力将进一步提升,中小音乐节品牌生存空间将愈加狭窄。

“音乐节想要实现盈利有一个过程,品牌培育周期较长,对于运营公司有较大的考验。首先要保证活动的质量,吸引足够优质的乐队和艺人参与;其次,要丰富进一步丰富收入板块,增加周边、赞助等占比,不能过于依赖门票;第三,要做出音乐节的特色,与地域特色、受众需求相结合,并不断完善服务体验,提升品牌吸引力和粉丝黏性。”该业内人士建议。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唐小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