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景点正文

故宫西北有一座皇家道观,咱们一起去看看

原标题:故宫西北有一座皇家道观,咱们一起去看看

大高玄殿位于今北京西城区景山前街,北海公园之东,景山公园之西,故宫西北角楼北面,与故宫西北角筒子河隔一条马路。大高玄殿是明清两朝重要的皇家道观,作为紫禁城宫殿建筑的重要补充,与皇宫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故宫西北有一座皇家道观,咱们一起去看看

大高玄殿 于阗 摄

01.

大高玄殿是明代嘉靖皇帝信奉道教的产物

作为中华民族的本土宗教,道教产生于秦汉时期,上接轩辕黄帝,沿袭方仙道,师承玄元老子。道教以“道”为最高信仰,相信人通过一定修炼,可以修道成仙、长生不死;相信天人感应,认为星象可以预示吉凶;还创造了一套求雨止雨的仪式。

明世宗朱厚熜,即嘉靖皇帝,在位45年,是明朝实际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他继位前期有过不少作为,包括整顿朝纲、减轻赋役、抗击倭寇等,重振国政,开创了“嘉靖中兴”的局面,但后期迷恋道教,疏于政务,信用奸臣严嵩,任其把持朝政20多年,致使国家政治腐化、朝政混乱、民不聊生,危机四伏。

嘉靖皇帝是明代诸帝中崇道最盛的一位皇帝,被后人称为“道士皇帝”。他当政后,一反过去历朝皇帝佛道并崇或崇佛甚于崇道的传统,公开排斥佛教,毁佛寺、逐僧人,专以扶持道教为事,使明代对道教的崇奉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后,他更是移居西苑修玄。他还为自己起了几个让人很难记住的道号,如“灵霄上清统雷元阳妙一飞元真君”“九天弘教普济生灵掌阴阳功过大道思仁紫极仙翁一阳真人元虚圆应开化伏魔忠孝帝君”“太上大罗天仙紫极长生圣智灵统元证应玉虚总掌五雷大真人元都境万寿帝君”等。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嘉靖皇帝修建大高玄殿。大高玄殿修成后,明清时期的皇家在故宫有三大道场。

一是钦安殿。钦安殿始建于明代永乐年间,位于御花园正中、南北中轴线上。殿内供奉道教北方神玄天上帝,又称真武大帝。传说真武大帝为北方神灵,代表二十八星宿中的北方七宿,为龟蛇状。在阴阳五行中,北方属水,色为黑,守护紫禁城建筑免遭火灾。永乐皇帝自诩为真武大帝飞升500岁后的再生之身,在他的推动下,真武大帝的信仰特别盛行,所以在故宫中最显要的位置建了钦安殿。嘉靖时期,对钦安殿大加修葺,重造庙宇,再塑金身,并于此设斋打醮。明代宫中经常发生大火,为防火灾,嘉靖皇帝更是供奉玄武大帝作为压火的镇物。清代康熙、雍正两朝都先后在此设过道场,为皇太后祈求福寿安康。乾隆年间拆除了此殿。

展开全文

二是玄穹殿。玄穹殿位于紫禁城内东北处,始建于明代,初名玄穹宝殿。清顺治时期改建,后避康熙皇帝玄烨讳,更名为天穹宝殿。殿内供奉祭祀昊天上帝,即玉皇大帝。在道教神系里面,最高地位的是“三清”,即元始天尊、道德天尊和灵宝天尊,下面有玉皇大帝代其“行天之道,布天之德”。玄穹殿至今按当时原貌保存在故宫中,其正殿坐北朝南,面阔5间,黄琉璃瓦歇山顶,殿内悬乾隆皇帝御笔楹联:“无言妙化资元始,不已神功运穆清。”

三是大高玄殿。嘉靖十九年(1540年),嘉靖皇帝生病,很快痊癒。之后,太子出牛痘,不久也痊癒。在这个过程中,嘉靖皇帝崇信的道士陶仲文奉命祈祷上玄以祛病。这两次病的痊癒,均被嘉靖皇帝视为祈祷上天的结果,所以陶仲文更加受宠。为了用更加虔诚的方式答谢道家诸神,以求长久护佑,也为了给陶仲文一座庄严的道场,嘉靖皇帝决定修建一个比故宫内的钦安殿、玄穹殿规模更大、规格更高的道观,于是敕建大高玄殿。大高玄殿落成后,嘉靖皇帝下令,10日内停刑止屠、百官着吉服办事、大臣各斋戒,分别遣官至宫、观、庙行礼,并特遣英国公张溶至南京朝天宫等祠庙致祭。可见大高玄殿在嘉靖皇帝心中的至尊地位。

清康熙年间,为避康熙皇帝玄烨讳,将大高玄殿改为“大高元殿”,后改称“大高殿”。

故宫西北有一座皇家道观,咱们一起去看看

大高玄殿一角

02.

大高玄殿发生了许多重要历史事件

明清时期,大高玄殿是皇家重要的道教活动场所,许多历史事件都在这里发生。这里举几件事情。

首先,大高玄殿是皇家最高规格的道场。每年在这里要举办三个重要的道场:一是天腊道场,就是正月初一,新年这一天要举办的道场。二是天诞道场,就是正月初九,玉皇大帝诞生日要举办的道场。三是万寿平安道场,就是皇帝生辰要举办的道场。这三个道场规模宏大、礼仪隆重,皇帝要率领百官亲临。在大高玄殿的道场中,高功法师带领道士们身着华丽的仙帔法衣、手擎代表仙仗的旌节幡幢,在殿内旋绕唱赞,皇帝及内阁大臣作为祈求天下太平的斋主长跪坛前,殷切祈祷,神像巍峨,钟鼓铿锵,仙乐缥缈,香烟缭绕。同时,大高玄殿又与钦安殿、玄穹殿一道作为贮藏宫中道家经典之处。

其次,大高玄殿发生过皇家惨案。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十一月初一,嘉靖皇帝携宫眷至大高玄殿“斋醮”,就是做焚香、念咒、化符的道场。一连做了五日,正是人困马乏之时,因道士焚香不慎,霎时火起宫墙,道场上正处于眩迷中的嘉靖皇帝被人拖离火场。大火燃烧之际,有太监急禀皇帝,方皇后尚在殿内,请人速救。可是嘉靖皇帝竟然不予施救,“中官请救后,上不应,方后遂崩”。为什么嘉靖皇帝对方皇后见死不救?缘起于著名的“壬寅宫变”:嘉靖皇帝宠信方士,烧炼丹药,命礼部在京师内外广选8岁至14岁女子入宫淫乐。一部分遭受虐待的宫女极为怨恨,遂起杀死嘉靖皇帝的念头。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十月二十一日凌晨,即大高玄殿建成半年后,以杨金英为首的16名宫女乘嘉靖皇帝熟睡于乾清宫时,企图将其勒死,但误将绳子打了死结,无法勒紧。宫女张金莲见事不济,急忙报告方皇后。方皇后赶到乾清宫解开绳子,救了嘉靖皇帝,16名宫女全部被处死。由于当年是壬寅年,这次事件史称“壬寅宫变”。在处理这起事件时,方皇后将皇帝喜爱的端妃曹氏也列入参与宫变的人中,将其赐死。嘉靖皇帝对此颇为怀疑,埋下了怨恨方皇后的恶因,终于在5年之后,导致了皇后被焚死大高玄殿的悲剧结果。

再次,大高玄殿救过大臣。嘉靖皇帝经年不视朝政,岁频旱,湖广饥民挈筐操刃,割道殍食之。嘉靖二十年(1541年)二月初一,天微雪,大学士夏言、礼部尚书严嵩等作颂称贺,取悦皇帝。监察御史杨爵以非瑞称贺,直言极谏。他力陈:今天下大势,如人衰病已极。腹心百骸,莫不受患。即欲拯之,无措手地。方且奔竞成俗,赇赂公行,遇灾变而不忧,非祥瑞而称贺,谗谄面谀,流为欺罔,士风人心,颓坏极矣。

嘉靖皇帝览疏震怒,立下诏狱拷掠,杨爵血肉横飞,死而复苏。后又有工部员外郎刘魁、给事中周怡,皆以言事被拘,历五年不释。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八月,据说有神降于乩坛,嘉靖皇帝感其言,立释三人出狱。未逾月,又令东厂追捕。杨爵抵家才十日,校尉至。杨爵对其妻说“朝廷逮我,我去矣。”竟去不顾,左右观者为泣下。三人同系镇抚司狱,桎梏加严,饮食屡绝。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十一月,大高玄殿发生火灾,嘉靖皇帝祷于露台,火光中若有呼三人忠臣者,遂传诏急释之。大高玄殿这场火灾,救了三位直言之臣。

大高玄殿最后一次大型皇家活动是在清光绪三年(1877年)。这一年,百年不遇的大旱灾威胁着中国北方,年幼的光绪皇帝亲自到大高玄殿祈雨。《光绪朝东华录》载:九月四日拈香后,十一日北京降雨雪。九月十四日,皇帝亲诣大高殿拈香报谢。九月二十二日,皇帝亲诣大高殿拈香祈雨。十月初六日,皇帝亲诣大高殿拈香祈雨……十二月十四日,皇帝亲诣大高殿拈香祈雨。这里用了一段冗长的、流水账式的文字,记载年仅6岁的光绪皇帝在短短4个月里,竟进行了多达10次的祈雨活动。这场被史学家称为“丁戊奇荒”的天灾,最终未能因为天子与天神的频繁沟通而得到丝毫缓解,后果异常严重。此后,大高玄殿这座皇家御用道场的香火日渐衰落。

03.

大高玄殿为明清建筑精品

大高玄殿是我国道观建筑发展到顶峰的重要标志。其南起故宫西北墙下的筒子河北沿儿,沿一条往北的中轴线展开建筑。在这条270米的轴线中,南部是入口区域,由两块汉白玉下马碑、三座楠木牌坊、两座习礼亭、二重琉璃大门、一道穿堂大门组成。这种“下马碑+牌坊+习礼亭+琉璃门”的入口组合方式,在明清皇家寺观中可谓登峰造极。

穿过两道琉璃门,进入大高玄门,左右有高大的幡杆、钟鼓二楼,正中的“大高玄殿”是整组建筑的核心。它拥有最高等级的重檐黄琉璃瓦庑殿顶,气势雄伟。殿内彩绘、藻井全部为黄金龙饰。殿前有月台,大殿两侧各有配殿5间。作为供奉宇宙至尊神的圣殿,这里也是嘉靖皇帝举行斋醮道场的法坛。当年大高玄殿的配房内曾住着一支具有相当水准的太监道士乐队,专门负责在宫中举办道场。

大高玄殿北侧是九天应元雷坛殿,这里供奉着陶仲文所属道教神霄法派的主法尊神“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作为以祈祷雨雪为特长的神霄派道士,陶仲文是这座雷坛最初的设计者及使用者,嘉靖皇帝也跟随他系统地学习了雷法仪式,成为一名雷法法师。

大高玄殿最北面的建筑由嘉靖皇帝亲自设计,一改已往道观的建筑形式,是一座上圆下方的明堂式无上阁(清代改称乾元阁)。该阁楼上供奉昊天玉皇上帝,楼下供奉后土皇地祇,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天公、地母。上层建筑顶部为圆形覆蓝琉璃瓦,象征蓝天。阁内的金龙藻井富丽堂皇,因其外形酷似天坛祈年殿,又被称作“小天坛”。下层建筑为方形覆黄琉璃瓦,象征大地。这是大高玄殿中最精华的标志性建筑,也是传留至今的建筑精品。

大高玄殿占地1.3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5300平方米,由上等金丝楠木建造而成。至今楠木上的毛笔字迹仍清晰可见,内容主要是标明这根楠木应放的位置等。

大高玄殿于嘉靖年间落成后,分别于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清雍正八年(1730年)、乾隆十一年(1746年)、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重修。现在,一些建筑已毁掉,但主体建筑仍在。建筑内的彩绘和门窗均为清朝最后一次修复时候的原件,原汁原味地保留着帝王家的风范。

原题:《北京大高玄殿观览记》

作者:刚星莎

编辑:王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