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快报正文

顾问·逸舟谈|我们离高品质生活还有多远?

原标题:顾问·逸舟谈|我们离高品质生活还有多远?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顾文俊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顾文俊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召开以来,“十四五”规划一直都是各地深入学习和热议的话题。以六大基本目标为标志的新发展目标,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为特色的新发展格局,根本目的是为了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美好生活基于高质量的发展,高质量发展和高品质生活有没有国际标准?我们离高品质生活还有多远?

《顾问》本期访谈嘉宾:

北京大学博雅特聘教授 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 王逸舟

格局在高处 细节在低处

顾问:总书记在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大会的讲话中,提到了浦东的人均收入、人均寿命、人均住房面积,也强调了加快建设智慧城市的要求。这些是不是获得高品质生活的基础和途径?放眼整个中国,要实现高品质生活,现实和理想有多大差距?

王逸舟:“十四五规划”提到六大基本目标,我把它分成两个大类,一类是比较宏观的,包括国家治理效能得到新提升、改革开放迈出新步伐、经济发展取得新成效,一类是比较微观的,包括生态文明建设实现新进步、民生福祉达到新水平、社会文明程度得到新提高,直接体现为我们生活的细节。你刚才援引总书记在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大会的讲话中提到的人均收入、人均寿命、人均住房面积,这些的确是高品质生活的基础。当你从飞机上俯瞰中国大地,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交错纵横的铁路、公路,还有繁忙的港口、码头,处处日新月异,不愧为全球最大市场、最大制造业基地,也为世界贡献了最强劲的增长动能。世界上很多地方没有高架,没有电网和铁塔,很多发达国家的城市面貌几十年来还是老样子,从高品质生活的角度来看,快速成长的中国无疑有其优势和前景。但就现阶段来讲,我国处在将强未强、大而不强的特殊阶段是不争的事实。

顾问·逸舟谈|我们离高品质生活还有多远?

常言道,“魔鬼”藏在细节中,细节决定成败。我们可以通过细节,与发达国家进行比较,就能发现明显的不足。刚才提到从高处往下看到的生机勃勃,而飞机一旦落地,不管落在哪个城市,你都能发现和空中的观感形成的落差,比如等候出关的漫长,行李摆放的轰隆声响,等候出租车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某些服务标识的模糊不清甚至无效,诸如此类。在内陆不发达地区或者曾经发达的老工业区,机场服务人员大声吆喝,冷脸相对,出租车司机堵在机场入口进不来,乘客们怨声载道。对照欧美等发达国家,天上和地上的落差就没有国内的反差那么大。从天空上看,它们没有中国这么漂亮,但飞机落下之后,你会感觉很方便,机场服务也很周到。尽管没有那么多崛起的新城,但是老百姓出入的步调从容。中国遍地都是开发区,但是这些开发区却大多雷同,全然忘了开发区的本义是试验和创新。

展开全文

细化资源配置 面向生命健康

顾问:“十四五”规划明确了科技创新的四个面向,在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之余,还提出面向人民生命健康。总书记在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的讲话中也要求,要把全生命周期管理理念贯穿城市规划、建设、管理的全过程各环节。面向人民的生命健康,我们需要注重哪些细节?

王逸舟:谈到对生命的尊重,我想首先说说道路。有些城市的地图一两年甚至半年就会更新,今天是水管,明天是电路,后天是网线,道路就像拉链,始终处在打开、闭合、再打开、再闭合的变动状态。近些年来,随着国家对弱势群体的关注,几乎每个城市的规划里头都强调要有盲道,可是,有些地方的盲道延伸出去一段就莫名其妙地消失或者“合流”,很多地方的盲道被各种停放的车辆占用。在发达国家,很少看到盲道被占领、挪用、断道,或者跟别的道混在一块儿。盲道就是盲道,一旦设置就必须起效,停车场也必须设有供弱势人群或残疾人停车的车位,要是健全人把车停上去,罚你没商量。由此,他们全民也养成意识,再着急办事,也不会占用弱势群体的车位。此外,我们很多地方的马路都分出了快车道和慢车道,可还是有不少城市,哪怕是省会城市,慢车道上经常是飞驰的车辆,快车道上总有慢吞吞的车主。硬件有了,意识和素质却跟不上,实际功能也就大打折扣。

顾问·逸舟谈|我们离高品质生活还有多远?

你提到“十四五”规划中明确的科技创新的四个面向,这是总书记在今年的科学家座谈会上提出来的,是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实践中形成的新思想。生命健康的守护离不开科学前端的钻研,也离不开医疗资源的有效分配。大医院虽然不断扩建,却始终人满为患,每次检查、就诊都像一次身心的透支,相形之下,各省市的社区医院则是冷冷清清,走廊上的杂物乱七八糟,医生间的闲聊十分喧闹。在欧洲和日本,很少有国内这种超大规模的医院,它们大多是分类的专科医院,看上去就是一栋小楼,可能是产科医院、牙科医院、骨科医院等,建筑的造型和外部的标识都会清晰地指示它所服务的人群。这些医院又小又专,虽然规模不大,但是里面很整洁,服务周全,环境也安静,不存在起早摸黑、挤破头去争抢专家号的情况。当一个社会进入发达社会,人性化的医疗是高品质生活的必需。中国当前大医院格外拥挤、小医院无人问津的矛盾揭示出发展的差距。有人说是因为人口多,我不赞成这种说法。按照城市面积和人口数量,东京、首尔都是大城市,但是很少见到这种局面,归根到底,我们还处在高速发展走向高品质发展的中间阶段。

爱护城市环境 推进生态文明

顾问:“十四五”规划指出,我国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注重同步推进物质文明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在实现生态文明新的进步的过程中,我们的不足表现在何处?

王逸舟:从上海开始,现在很多城市都在推行垃圾分类,这是大踏步的前进,也符合“绿水青山”的精神指引,但从落实的细节上看,问题很突出。尽管垃圾桶分出了颜色,很多住户依然是一个大口袋往里面一扔,最后还是靠保洁员辛苦的分拣。我记得上世纪90年代,在哈佛大学访学期间,看到波士顿当地的住户按不同时段送出不同垃圾,某个时间只收废弃的纸张和瓶子,某个时间只收厨余垃圾,垃圾车过来装载,掀上去的全都是同类的东西。日本据说是最极端的,连一个瓶子的包装都能细分出多种回收类型。我们现在之所以事与愿违,垃圾回收站成了污染源,原因就在于很多地方的市民垃圾分类的意识不到位,只要他拿出来的垃圾明明白白,后期的处理就比较容易,社区的污染也就可以避免。

积极创造美 鼓励差异性

顾问:“十四五”规划的重要前提是,我国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总书记在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上指出,推进城市治理的根本目的是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城市是人集中生活的地方,生活本身就是一种艺术和美学。在这方面,如何提高?

王逸舟:在瑞典西部的一个小城,我有段时间去开会,看到当地人摆摊儿,把鲜花和菜蔬按不同的颜色放在一起,给人一种美学的欣赏,比如洋葱和玫瑰、生菜和白菜,颜色与颜色的搭配浑然天成。摊主脸上的微笑从容不迫,从不担心自己的摊位会突然被掀翻。无论是顶上的棚子,还是周围的家居,都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展示出独到的美丽。游客和行人行经此处,无不接受潜移默化的熏陶,这就是城市日常生活宁静安详的所在。国内很多菜市就难有这种美感,取而代之的是污浊和杂乱,还有城管不时的侵扰。什么时候,当我们的城市管理也能让卖花、卖菜的小商小贩,随性地展示出对美的追求,高品质的生活也就离我们更近了。

生活的美学是对休闲时间的修饰和打造,咖啡文化是其中一个经典案例。这几年,咖啡馆在中国各地越开越多,小而精致的特色也越来越明显,有些主打人文,有些注重轻重口味,有些则以宠物见长,这些都是可喜的现象。但比之更明显的是某些品牌连锁的大规模扩张和咖啡帝国主义,失去了咖啡文化应有的个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很少有快餐式的咖啡连锁,他们认为口味单调的商业行为是对咖啡细微之处的侵蚀。意大利和法国更加不会臣服于商业连锁,他们有数不清的咖啡品牌,每一种都有各自的拥趸,满足某个特定的人群。高品质的生活需要精神追求的差异性,而咖啡的特色表达的就是这种微妙的文化心理。

机场、街道、医院、公园、餐馆、咖啡店、垃圾回收站,这些都是我们日常生活的空间。如何实现高品质的生活,答案就在这些必不可少的细节中。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到处有一种虚心学习、大力开放的氛围,今天的中国还需要开放与借鉴吗?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当然内涵会有变化。从天空和地面、宏观和微观、硬件和软件的落差中,我们深刻地感知什么叫大而不强、将强未强。十八大以来,我们从喷发式发展进入速度有所下降但更强调生活质量与科技内涵的新常态、新阶段,这是实现高品质生活的有利时机。“十四五”规划是一个最新的号角,科技创新将带动国家整体实力的提升。具体到普通人,我们需要做的是从细节出发,以最真实的体验作为标准,不断完善我们的城市、街道、场所,以及自身作为风范大国国民的品味与素养。

顾问·逸舟谈|我们离高品质生活还有多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