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快报正文
原标题:顾问 | 最后关头,谁能约束特朗普和他的选民做出更疯狂的举动?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顾文俊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顾文俊

今天,全世界最为之震惊的新闻是,当地时间1月6日,大批 特朗普支持者围攻美国国会正在进行的选举人票认证程序被迫中止,副总统 彭斯紧急撤离,议员们也紧急疏散。

顾问

画面中,特朗普的支持者们高呼“USA”,挥舞着美国国旗和写着“不要践踏我”的旗帜在国会大厦前进行抗议,他们越过警戒线,与警方发生了冲突,甚至还有人冲进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办公室,坐在她的椅子上摆拍。现场有人中枪身亡。美国国会大厦现已处于封锁之中。

顾问

另外,全美多地的议会大厦都发生了小规模的抗议活动,示威者在议会大厦前播放特朗普向华盛顿暴乱者传达的 推特信息。目前,推特公司声称将冻结特朗普的推特账号至少12小时。 民主党两位议员发表声明,呼吁弹劾总统特朗普。

国家的尊严被践踏,堂堂美国让人想起了亚美尼亚的乱象。离白宫易位就剩两周,最后关头,谁能约束特朗普和他的选民做出更疯狂的举动?

展开全文

《顾问》本期访谈嘉宾: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刘卫东

骚乱还会继续?

顾问:这件事情有多严重?是不是就是一场闹剧?对体制有没有根本的伤害?

刘卫东:我觉得确实是一场闹剧,对美国的体制不可能带来本质的影响。这样一个暴力的行为对特朗普这一方来说没有任何的得分,从美国各级行政官员到媒体和舆论,都认为这是不能接受的,因此对特朗普试图重新夺回总统职位是很不利的,而且这个由特朗普煽动起来的行为后来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实际上他也没有表现出想要控制的愿望,他想要借此向议员施压,结果适得其反。

顾问

顾问:抗议者最大的愤怒是否认为民主党存在选举舞弊?

刘卫东:其实,他们也不清楚有没有舞弊,而且也没有意愿去了解相关的调查。他们主要就是被特朗普裹挟起来的一群人,唯一的诉求就是让特朗普当选,不管合不合法,都必须当选。只要不当选,他们就纠集起来闹。

顾问:这件事情会以什么形式告终,会不会影响 拜登1月20日的就职典礼?

刘卫东:随着暴徒被赶出国会,原来躲藏在就近办公室的议员们发出欢呼,这件事情就已经过去了。美国国会山今后一定会大幅度加强安保,对1月20日的就职仪式应该不会带来影响。

安保存在漏洞?

顾问:美国国会平时配备的警力能不能防止类似的事件发生?

刘卫东:美国国会山是一个正常开放的地方,每天都有大量游客进入,本身并不戒备森严,平时的警力配置非常稀少,警察防卫的分布三三两两,总共也不会超过十名。国会警方应当也预料到当天会出现一些暴力的行动,但是像这样几百人往前拥的情况可能还是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在使用武力方面,警方表现得比较慎重,以致对抗更剧烈。直到抗议者冲进国会内部开始打砸抢,武装人员才开始动武。

顾问

顾问:美国军队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是也不得介入?

刘卫东:这次也没有必要使用军队,通过警察和国民警卫队就已经足够了。之所以出现这次的暴乱,主要还是事先的评估过于轻视。一旦警方开始集中精力,就会建立更强大的防线,国民警卫队也被召集到华盛顿地区帮助警察实施对社会安全的管理。

特朗普难辞其咎?

顾问:有民主党议员呼吁弹劾特朗普,特朗普在这件事情上负有多大责任?

刘卫东:特朗普虽然没有直接动员这些人采取暴力手段,但他一再宣称选举存在舞弊,自己受尽委屈,但是,他又始终拿不出任何有价值的证据,只是用情绪调动这些选民,刺激他们用非理性的方式表达诉求。从照片中,我们也能看出,这些抗议者更多是中西部的非常传统的白人男性,他们背着行囊,举止粗鲁,而赋予他们浓烈的情绪色彩的恰恰就是特朗普,他在这件事情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所谓弹劾已经没有意义了,他离下台已经没几天了。

顾问:预计1月20日之前还会有什么更奇葩的事情发生?美国的国家机制可以约束特朗普和他的选民做出更疯狂的举动吗?

刘卫东:这种对抗在美国很常见,只不过这次对抗的场地变成了国会内部,进一步说明美国国内的冲突或极化到了史无前例的地步。在特朗普的鼓动下,现在已经没有人愿意坐下来好好谈了,但事实上,这种对抗也还没有过分到冲击 美国宪法最基本的准则。会不会有更疯狂的举动取决于彭斯最终的宣布,一旦宣布拜登获胜,这些抗议者还会在首都和全国范围内发动一些骚乱,但也只是强弩之末,不可能挽回大局,更多是为了发泄自身的情绪。发泄到一定的程度,再受到各地警方和国民警卫队的打击,这种暴力也就烟消云散了。在舆论的压力下,特朗普最终也不得不做出表态,反对以暴力形式改变选举结果。这次骚乱也会促使更多共和党议员站在特朗普的对立面,事实上,那些此前要求重新计票的共和党议员也知道不可能有结果,他们这样做无非是为了讨好特朗普的选民,等到特朗普下台后可以继续笼络这批选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