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景点正文

我对大西北最美的想象,都在宁夏这座小城里了

原标题:我对大西北最美的想象,都在宁夏这座小城里了

我对大西北最美的想象,都在宁夏这座小城里了

人们在灯红酒绿的城市住惯了,开始追求绿水青山的远方。在吴侬软语的水乡逛够了,开始向往辽远的大漠风光。尤其在疫情肆虐之时,出国不成,人们开始往祖国的大好河山里翻腾。

我对大西北最美的想象,都在宁夏这座小城里了

△灯红酒绿已经不足为奇,边远大漠才是新宠

根据携程去年对十一黄金周旅游路线的统计数据显示大西北国庆游的热度相比2019年暴涨了475%,也就是说,再不去这些大西北的宝藏城市,西北游都快被挤成主流了。

但也有人说,我既要绿水青山,也要大漠风光。其实这也不难,祖国的大西北真就有一个城市可以完美满足双需——塞上江南”银川

我对大西北最美的想象,都在宁夏这座小城里了

展开全文

△看山又看海,跋山又涉水就是这里了

论地貌,它独享沙漠与湖水共存的景观;论人文,它承载了100多部影视剧的实地取景;论起源,它坐拥历史上最神秘的西夏王陵;论考据,它储藏了两万多幅古代岩画,盘桓整座山壁……

趁西北游还不算太热乎,先来银川探探路吧。

不聊挣钱,玩的都是艺术

银川人的浪漫在酒里,赚钱秘方也在酒里。1984年,贺兰山东麓第一个葡萄酒厂开工建设,直到2020年,整个葡萄产区的综合产值已经超过了230亿元。

对外人来说,这是非常傲人的成绩,而对当地的酿酒老板来说,这些数字却没有那么重要,他们更关心这支酒有没有酿出风味、今天的阳光能不能够展藤。或许这是贺兰山给他们带来的底气吧。

我对大西北最美的想象,都在宁夏这座小城里了

△有东部的贺兰山草木葱郁,把腾格里的风沙严严实实地挡在了西边

两千多年前,贺兰山下的祖先用石头和树枝刻下了200多公里的岩画,他们画可怕的禽兽、画神奇的火种、画男女的欢和、画民族的图腾,整座半荒漠草原的石质景观,在凌冽的西风中守护着银川的日日夜夜。

我对大西北最美的想象,都在宁夏这座小城里了

△每当有画家来到贺兰山,都不由得感叹,这里的满山岩画才是艺术的家乡

后来,韩美林艺术馆在贺兰山脚正式建成,前靠世界岩画馆,后倚静谧的西夏遗址,整座馆藏就像从贺兰山脚长出来的巨大石块,每年接待着几十万慕名而来的游客,用艺术魅力撑起了整片景区的营收。

我对大西北最美的想象,都在宁夏这座小城里了

△韩美林艺术馆的墙壁全部都是用山石筑成的,这间艺术馆像一座原始民居,栖息在贺兰山脚

银川就是这样,有本事把艺术放大成经济效益,就好比张贤亮,凭着一个艺术家的直觉,在一堆断壁残垣中发掘了西北荒漠的荧屏价值,把镇北堡从土坯培养成企业,从破败走向规模。

且不说影视作品的影响力给镇北堡带来了多少不可预见的收入,单只影视城每年承载的剧组、提供的职位,就为银川拉动了100万元的内需。

我对大西北最美的想象,都在宁夏这座小城里了

△如今,至尊宝与紫霞仙子的对望被复刻下来,永久留存在镇北堡的一角。

银川是一座聪明又慵懒的西北城市。

它懂得赚钱,把艺术捯饬成几百万人的饭碗与口粮,但它又不大热爱赚钱,人们随时开车逃离钢铁城市,仗着依山傍水的天然景致,挑子线、绑鱼钩,在暖烘烘的太阳底下一坐,就消磨了一天的时光。

张贤亮曾经聊过,“银川”的含义是什么?

一座塞北城市,主要的农作物名单里居然能有水稻,芦苇在湖中生长,葡萄在山脚飘香,上百万人举着鱼竿消磨时光,一望无垠的旷野里,走出《牧马人》,长起《红高粱》。

三十年后,当张贤亮再回想起这个话题时,他觉得“银川”不过是朴素的俗谚意义——“金川银川米粮川”,老天爷赏饭吃,这地方就成了好山好水的野上“银川”

我对大西北最美的想象,都在宁夏这座小城里了

△塞上有湖城,不是每一个荒漠都有灌溉的运气,也不是每一个城市都有并蓄的勇气

你对银川有什么印象?

评论